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立会的博客

我从田野上走来,喜欢那浓浓的乡土气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村志,涵养中华文化根系的瑰宝  

2015-12-02 15:40:39|  分类: 引用欣赏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村志,涵养中华文化根系的瑰宝

■崔 黎

        近几年,闻喜县连续涌现出20余部装帧精美的村志,比如:王川中、王可心主编的《王家房村志》,仇家文主编的《革命老区陈家庄》,樊林峄、樊红才主编的《小张村大解放》,李恒玉主编的《汗水浇灌的沃土——沟东村史》,蔺瑞生编著的《故乡(蔺家庄)归事》,崔学敏主编的《槐林村志》,陈之清主编的《胡城村史》,吉炳南主编的《东官庄村志》,张新生、高银奎、王长远主编的《西官庄村志》,杨吉祥、刘光玺主编的《仪张村志》,冯夺魁、张甲生主编的《东颜村志》,杨高生、王振平主编的《辛村村志》,董合益主编的《丈八村志》,李天长、张云茂主编的《西村志》,贾中音、王长远主编的《下丁村志》,王笃明、李爱民主编的《闻喜革命老区横榆》等。尚待付梓的还有十余部。这些志书的编者全是退而不休的老者,他们自付费用,不计报酬,经年累月,查阅资料,走巷入户,考察访问,反复斟酌,硬是把故里村子的位置、境域、建制沿革、自然环境、经济状况、人口姓氏、文化、教育、卫生、风情民俗、传奇故事、乡贤名人等体现得淋漓尽致,全面反映了村庄的前世今生,少则五六万字,多则数十万字。

        村志是村名考,是地名文化的载体。保护地名文化,就是保护我们的历史与未来。地名文化蕴涵着中华文化血脉根系,记载着人们对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的认识和思考,见证着社会生活的变迁与发展,是中华五千年文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礼元镇西村村名源于下寨沟龙王泉,从已发掘的程子墓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,立村历史悠久。阳隅乡的丈八村村名,源于村南建于唐初村外圪寺庙内泥塑神像,高一丈零八寸。其实用丈八作为地名的全国有5处,反映了中国人民对历史遗存的崇拜和尊敬。畖底镇胡城村村名,记录了一千多年前东晋太元十一年(386)鲜卑族30万人由长安迁徙闻喜建“燕熙城”的史实。礼元镇槐林村村名源于此地汉代就古槐成林,境内有4人合抱的隋唐古槐,一人环抱的古槐有100株,1952年全村有直径30公分的槐树350株,户均两株。今村内外庭前屋后,道路两旁槐树迎风挺立,恰似路标。石门乡横榆村以横卧在古盐道上的古老榆树为村名,标志着山乡人民对大自然的热爱,记叙了古代河南、山东和当地盐商的经营活动。中国地名文化促进会会长刘保全说:“地名不仅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的记录和见证,也是世界文明史的记录和见证,它是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,是人类的共同财富。”闻喜县已成规模的村志起到了保护传承地名文化遗产,弘扬优秀地名文化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村志是乡贤名录。乡贤指“乡里德行高尚的人”。在中国历史进程中,一些在乡村社会建设、风习教化、乡里公共事业中贡献力量的乡绅贤士,被誉为乡贤,由此而形成了代代辈出的乡贤文化。乡贤文化植根于中国传统乡村,曾经为中国社会稳定、中华文明的传承起到了重要作用。今天仍有许许多多生活在村里或告老还乡者,为乡村建设、改善民生作出了突出的贡献。村志把他们一一记录在册。他们或以道德文章教化村民,或以清明吏治服务村民,或在外发达回乡捐资赠物关注家乡的发展。乡贤增强了地方、村级的凝聚力,维持着乡规民约、礼俗和秩序,造福一方百姓。每部村志中,都记有古今乡贤数十名,记载着他们的姓名和突出事迹,叙述着他们为乡村建桥、修路、通水、通电、招商引资等方面的功绩。发扬乡贤文化中的爱国、诚信、友善精神,对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促进新农村建设都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 村志是社会变化的明细账。所有的村志都有大事记。例如,《王家房村志》记录怎样一步步缩小城乡差别,实现城乡一体化,村民的生活甚至超过县城居民,农民比市民还富裕。《仪张村志》记录了国家建设用地、铁路、公路、占地时间,从中可看到国家飞速发展的步伐,虽然人口增加、土地减少,但由于村里引进4个大型蔬菜加工公司,人均收入反而与日俱增。

        村志是乡土文化集。每部村志都记录着村民耳熟能详的传说故事,富有地域特色。“怀揣公款去讨饭”的故事,说的是抗战时期,日军、阎锡山二战区和抗日民主政府、游击队并存的“拉锯”年代,革命处于低潮,村里的党员被杀,进步人士被害,党组织遭破坏,日、阎残害百姓,烧杀抢掠。面对白色恐怖,地下党员张智文将村里的账本和公款缝在衣服夹层中,外出讨饭,露宿田野,饥寒交迫,受尽苦难,待形势好转回到村里,分文不缺交出公款。

        母亲今年九十有三,曾讲过一个故事,从前把六七十岁的老人放在墓穴里等死,我不相信。拜读《槐林村志》时发现有9处记述八卦墓,即把该死未死尾巴骨干了的老人放在墓中等死;《西村志》记述出土汉古墓群中有十几个八卦墓葬,也是将老年人放入事先掘好的土墓中,睡在墓中坑上,不用棺木。孝顺儿给吊些食物老人可多活些时日,不孝者等于活埋了老人。这些古墓葬验证了民间传说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  村志是人民生活的缩影。小张村史、沟东村史、下丁村史等都详细记载了60多年来人们衣食住行发生的微小变化;土地从私有变为集体、国有,生产方式由一家一户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向土地流转、集约化经营、专业化管理转变;生产工具由农民惯用的锄、镰、铣、镢到使用播种机、除草机、收割机等机械化操作。东、西官庄村志中详细地记录了他们提升单位亩产量的前前后后,使小麦亩产达千斤,玉米亩产达两千斤,向科学种田迈出了关键的步子;生活从搅水、打柴、石碾碾米磨面、烧柴做饭到使用电磁炉、燃气灶、天然气;住宅从土窑洞、简易厦到楼房、别墅。昔日的“周村蔺家庄,出门就爬坡”到今天大街小巷“村村通”,劳务从“手抓犁拐鞭打牛,面朝黄土背朝天”到农忙务农、农闲务工,形成了农民务工潮,过去“吃好些,穿烂些,见了人哭穷些,日本人来了跑快些”,藏富不敢露,现在街头巷尾议论的是谁比谁富,谁比谁能耐大,夸富、赛富、比富。

        村志是一部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史。村志记录较为翔实的大都从清末民初辛亥革命、五四运动始。谁何年何月抗粮抗捐斗地主,谁入党参军干革命,谁家姑娘反对包办婚姻,谁在村里办教育、当医生,扫盲班怎么扫,互助组怎么互助,合作化吃食堂啥情况,田间劳作怎么干活、怎么记工分红,人情世故怎么往来都记录在册。尤其是抗日战争期间,日军从哪里来,领头是谁,进村烧了谁家房,杀了多少人,抢了多少财物,哪个女人被侮辱,都详录无误,是一部日军侵华血泪史。村史记录日军残杀无辜百姓的方式多达40余种:打耳光打死、用皮靴踢死、用枪托撞死、用恶犬把人咬死、活活摔死、架柴或泼油用火烧死、活埋、刀砍、枪击、扫射、轰炸、用车碾轧、刺刀挑死、投井、投河、投崖、灌辣子水、坐老虎凳……村志是一部日军侵华暴行录。这些丧尽天良的魔鬼在闻喜城乡制造了许许多多惨案,也激起了闻喜人民的强烈反抗。紧急关头,中国共产党领导闻喜人民开辟稷王山根据地,组建稷麓县委和抗日民主统一战线,自卫队、游击队、农会、牺盟会、青救会、妇救会、红枪会等蓬勃发展,开展武装对敌斗争,前赴后继。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。革命老区陈家庄、横榆、下丁、丈八等村村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积极拥护抗日民主政府和八路军,村里组织民兵配合,支持八路军、游击队袭击日寇,这些发生在村中、庙宇、沟里痛打痛歼日军的战斗,在村志中都有记录。小张村志中记载了村民给抗日游击队送热饭3万余顿次;孙定国率八路军、游击队在柏林、沟西、西阜沟、东韩沟等处夜击日军,老百姓手提汤菜热馍馍送到战士、民兵手中。战士接过饭菜,送饭者就又变成了担架队、医护员。村志,又是一部全民皆兵夺取抗日战争胜利的斗争史。

        村志,涵养中华文化根系的瑰宝。

(转自《运城日报》2015年12月1日“文化”版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