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立会的博客

我从田野上走来,喜欢那浓浓的乡土气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干板剧●五子争父  

2014-11-05 01:34:57|  分类: 文艺节目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干板剧五子争父
编剧:黄立会

时间:2013年冬季的一天。
地点:运城某农家。
人物:父亲,68岁,果农。
      5个儿子,5个儿媳。
      村级果协会长(以下简称会长)。

        主持人:俗话说:“家有一老,是为一宝”。老年人是社会的宝贵财富,尊老敬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养老爱老是我们年轻人的责任和义务。尤其是当今社会,党和国家出台制定了一系列保护老年人合法权益的法律法规,目的是让所有的老年人都能够安度晚年,乐享幸福。可是呀,在我们村就有这么兄弟五个,他们先是都不想养活老父亲,后来又争着要让父亲到他家里去,这是怎么回事呢?请看干板剧:五子争父——

舞台中间摆一把椅子,父亲坐在椅子上。幕起,父亲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来——

父亲:我老汉今年六十八,耳不聋来眼不花。
      一辈子没有干成suo,就是一样要娃多。
      五娃媳妇都sha pan,他妈就进了阎王殿。
      这几年娃们各干各,我也就觉着没个suo。
      那几年时兴栽果树,我也栽了二亩树。
      栽下果树可不会做,我就加入了中农乐。
      中农乐会长对咱亲,比咱wo娃们都操心。
      亲自指导我管果园,这几年攒下十万元。
      眼看着咱就奔七旬,我心想给娃都分分。      
      会长说你先不敢分,要先试试你娃wo心。
      今个我把娃都叫回,当面鼓来对面锤。
      要是他们都对我好,我二话不说把钱分了。
      假如他都把良心坏,他一个子儿都bao想带。
      然后我加入五保户,把钱都捐给困难户。

对幕后喊: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,你都到我厦来。

众人在幕后应:来啦——众儿子、儿媳纷纷搬板凳上。

父亲:今个把你几叫一多,我有话想对你们说。
      你妈性急走得早,多年我一人把饭燎。
      眼看嗲就七十岁,再戳戳燎燎难凑对。
      看叫我老了跟上谁,早晚跟前要有个人。
      你们吃suo我吃suo,不给你额外要吃喝。
      有钱没钱都甭ou,我不抽来又不赌。
      多会我蹬腿咽了气,你把我拉回埋到地。
      剩下几间烂烂房,一人一间没商量。
      要是不拆就留在村,早晚你回来有个根。
      我把想法桌面摆,你几(个)都来表表态。

老大:我是老大我先说,说得对了就照着做。
      为给你几(个)把媳妇sha,wo几年我把苦受扎。
      这几年情况刚改变,城里头买下一小院。
      至今还没拾掇好,咱嗲跟我没法搞。
      你几(个)先把咱嗲养,到后头我把重头扛。
      
老二:大哥wo说话不沾弦,你神三鬼四胡球luan。
      你小院早就拾掇好,不想要嗲你胡球捣。
      咱嗲跟上我不好办,两室一卫不方便。
      他要是老把茅占着,我一家就得ba裤duo。
      你是老大要带头,我看你偷奸耍滑头。
      
老三:二哥你说话不中听,难道还不如我合同工。
      我住的单位廉租房,满厦就只有一张床。
      咱嗲跟我没地方住,难道叫嗲打地铺。
      要是仨人住一床,wo简直就是很荒唐。
      说起来你俩都是哥,你俩头走我跟shuo。

老四:你仨虽然有困难,到底还比我好办。
      我俩在城打球个工,好像牛郎织女星。
      料天地里搭工棚,咱嗲跟上就不行。
      好不容易想弄个suo,咱嗲在跟前挡挂多。
      还是你仨先轮着养,然后我再把办法想。

老五:你四(个)讲究都在前,抡天舞地侃闲椽。
      我俩给人刮仿瓷,东家完了西家移。
      嗲跟我就要坐蹦蹦,日晒雨淋还chuo风。
      要是跟着我吃饭,主人家嫌弃落埋怨。
      只要你都不脸红,我权当家具拉一程。

大媳:老五说话叫人气,咱嗲怎能像家具。
      弟兄几个你最奸,咱嗲从小把你偏。
      去年我给嗲买瓶酒,听说嗲就没喝到口。
      你一人在家偷偷喝,出门开车撞树shuo。

五媳:大嫂你说话没由来,撞死你可想穿他鞋。
      既然你把话说出口,今(儿)个你把嗲接走。
      便宜是害我不爱,接到你家把福带。
      今年你买一小院,明年你把洋楼盖。

四媳:弟妹说球wo不像话,老五鞋穿上有些大。
      要叫咱嗲跟上我,先要学会把眼色躲。
      紧慢我俩想亲热,他先要避到一边歇。
      跟我肯定不能行,看咱二嫂中不中。

二媳:说不中,就不中,我wo情况你不知情。
      只有小小两面厦,一面还住着我娘家妈。
      嗲跟我实在没处搁,总不能和我妈住一多。
      要是跟我住一厦,wo简直有些不像话。

三媳:咱嗲跟你最合适,你就不要再推辞。
      前几年你没有娘家嗲,你几(个)哥都不想养你妈。
      咱嗲也是个单身汉,你干脆给他俩把手续办。
      就叫他俩住一多,我给咱美美请一桌。
      大家说对不对呀?

台上台下起哄:对——!

老二:对球哩!

二媳:唵,呸!
      妈拉个巴子娘希匹,你骑在我头上放狗屁。
      你说这话太扯淡,看我不把你嘴cha烂。

二媳妇上去在三媳脸上拧一把,俩人厮打在一起,三媳妇拿起板凳抡上去

二哥:你拿wo板凳胡球抡,大天白日你欺负人,
      说你嫂没有娘家嗲,咋不叫咱嗲sha你妈。

老二一边脱鞋一边往三媳妇跟前冲,众人挡着乱成一团。果协会长手提一根竹竿上

会长:哎——勺碗常常碰着锅,家家有个没奈何。
      一个嗲能养五个娃,五个娃养不了一个嗲。      
      为养老人闹得欢,一个更比一个奸。
      我到屋里招呼着,不敢把老汉捎带shuo。
      老汉wo情况并不差,就是几(个)娃心眼ha。
      当会长就得负责任,还得把事情捋排顺。
      要是觉着镇不反,我今个就要耍二杆。
      手拿一竹竿胡球抡,听着风大可打不着人。

会长进门,走到老汉跟前

会长:叫声老哥你甭气,气下病来没人替。
      要是伢都有熬煎,咱果协会里把你管。
      村里办起了养老院,一日三餐管你饭。
      要是一黑了睡不惯,再给你找个老年伴。
      把咱果树管理好,一年wo收入也不少。
      就是你手wo几万元,撵到死起日踏完。
      有果协你就甭担心,把你发落得美美的。

众兄弟和媳妇忽地一下都站起来

:唵,我嗲手里还有钱,我都怎么像憨憨。

会长:这几年你都各顾各,谁把你嗲往眼窝搁。
      农业调产迈大步,号召发展苹果树。
      咱村跟上中农乐,科技务果收入多。
      你嗲辛苦管果树,年年都是个万元户。
      手里攒下了几万元,搁到跟前不安然。
      本来给你都把钱分,我叫先试试你的wo心。
      果然你都心不善,把你嗲当成累赘看。
      既然你都不想养,你嗲老了我包养。

老大:好叔哩,你甭怪,你知道我小名叫大赖,
      今(儿)个就把我嗲接,接到城里歇一歇。

大媳:对——抽空逛逛wo西花园,凤凰谷里玩一玩,
      要是觉着是小院,南风广场转一转。

老二:大哥实在见识短,马上就把wo方向转。
      你甭说小院地方大,我wo单元楼也不差。

二媳:对——我到客厅扎一道墙,叫嗲住到我wo房。
      要是觉着屋里闷,小区外头把气顺。

老三:二哥就像开染坊,一会青来一会黄。
      我屋虽然条件差,咱嗲跟我没麻哒。

三媳:对——我叫咱嗲睡大床,我俩住到客厅上。
      要是咱嗲有个suo,我俩招呼方便得多。

老四:三哥你ya不自觉,刚刚还说挡挂多。
      我俩虽然是打工,招呼咱嗲也理应。

四媳:对——他在工地当工头,给咱嗲盖个小洋楼。
      我在工地管做饭,顿顿给咱嗲来改善。

老五:你几(个)风向变得快,一一表演像比赛。
      还不是看上咱嗲wo钱,叫人听着就像侃椽。

五媳:对——咱嗲自小在农村,老家就是他wo根。
      他在城里住不惯,我俩招呼最方便。

会长:你几(个)变化很突然,说明思想很超前。
      我把这道理讲当面,思想通了事好办。      
      人人家里都有老,你们老了把谁找?
      要是你娃不管你,你养娃图个啥目的?
      如今这社会讲和谐,德孝二字记心怀。
      养老敬老很光荣,世世代代要传承。
      你嗲这钱不能分,后事你都甭操心。
      在世你都多行孝,平时把你嗲多照料。
      你四(个)在外都能行,经常把你嗲接进城。
      四处走走转一圈,老人心里也喜欢。
      老五经常回家转,把你嗲吃穿安排遍。
      如果招呼不方便,就把他送到敬老院。
      地里果树我代管,钱交到你嗲手里边。
      你嗲手里有钱花,死后你几(个)再分家。
      这是我的一意见,你都情愿不情愿。

老大:听了老叔一番话,弟兄几个脑袋炸。
      自家做事众人瞅,不养老人不如狗。      
      我代表大家把心谈,今后再不把嗲嫌。
      要是我都再做错,老叔你就拿耳巴kuo。
      大家同意不同意?

:(异口同声)同意——

父亲:哎呀,好,好,真真好,多亏了会长好领导。
      不但教咱管苹果,还把咱家里事办妥。
      听说今年十年庆,老汉我心里真高兴。
      我要上台把这事说,你们几个都跟shuo。
      我提前做了一面旗,上写着:
      “中农乐是咱的大亲人!”你们看行不行?

:行——

在老大领唱《父亲》的歌声中,众展旗,缓缓闭幕

:阎维文《父亲》歌词

那是我小时侯
常坐在父亲肩头
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
父亲是那拉车的牛
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
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
等我长大后
山里孩子往外走
想儿时一封家书千里循叮嘱
盼儿归一袋闷烟满天数星斗
都说养儿能防老
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
都说养儿能防老
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
儿只有轻歌一曲和泪唱
愿天下父母平安渡春秋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